男生学电子商务专业好吗

男生学电子商务专业好吗

我要曝光一个电子科大的

我要曝光一个电子科大的

男生学电子商务专业好吗

男生学电子商务专业好吗

考一级消防工程师北京瀚

考一级消防工程师北京瀚

广州电子计划培训机构哪

广州电子计划培训机构哪

闭于众人折腾仪外的器械

闭于众人折腾仪外的器械

上海哪里有电道安排培训

上海哪里有电道安排培训

电子元器件-常用电子元器

电子元器件-常用电子元器

电子喜欢者创制之家-诚信

电子喜欢者创制之家-诚信

学术正反目质疑“四大发觉”的教练算不算错?

  近期,电子科技大学的一名老师惹上了烦心事。这位郑文锋老师在课程交流群中就“四大发明”算不算创新的问题与学生产生了争执。随后,学生将其言论截图上传网络,引起舆论哗然。之后,电子科技大学发表声明,认定郑文锋有师德失范行为,并取消其教学工作,停止其研究生招生资格,期限为

学术正反目质疑“四大发觉”的教练算不算错?

  连日来,此事迅速发酵,引发各方广泛关注,网友纷纷介入讨论“四大发明”。此事,尽管郑文峰已表示自己接受处罚,日后只想安静地做学问,但公众的焦虑显然没有因为当事人“认账”而自动消失。

  事件引起的热议,完全出乎电子科技大学及相关人员的意料,而电子科技大学对郑文锋的处分引起了网络上巨大的反弹。一方面是认为这本来是一件学术争论的问题,却用师德标准进行处罚,破坏了应有的自由争鸣的学术氛围;另一方面则认为教师坚持郑文峰捣毁“四大发明”,有违师德,应该处理。

学术正反目质疑“四大发觉”的教练算不算错?

  仔细分析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郑文峰老师只是在完成其教学任务,在这个过程中认为学生的选题不符合课程的要求,其实从网上传出的包含对郑老师质疑言论的对话,完全可以看出这是个学术问题。

  从表达上来看,郑教授的表述不是很严谨,有点太绝对化。但这只是学术问题,与师德无关。而学生的举报和学校落下的板子,反倒让人不寒而栗。学术问题,有讨论就会有争议,但把学术问题上纲上线,令人瞠目结舌。

  其实,关于“四大发明”的争议从来就有,余秋雨就曾在电视节目中质疑过“四大发明”,他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农耕文化的民族,天文历法理应是第一发明;而中医中药对于中国这个人口最多的民族而言,重要性也非同一般,应排在第二位。

  中国科学院王渝生教授也曾认为,“四大发明”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古代科技的最高水平,中医中药、赤道坐标系统、十进位值制、雕版印刷,都可与之“平起平坐”。上海交大江晓原教授也曾更是从影响力、发明优先权、科学技术含量三个角度提出过两组“新四大发明”,一组是丝绸、中医药、雕版印刷、十进制计数;另一组是陶瓷、珠算、纸币、阴阳合历。

  话说回来,“四大发明”最早出现在培根的《新工具》一书里,但里面只提到火药、指南针、印刷术三种。马克思在《机器、自然力和科学的应用》有这样的表述,“火药把骑士的城堡炸得粉碎,指南针造成了地理大发现,印刷术变成新教的工具”同样只有三种。“四大发明”的说法真正形成,源于英国汉学家李约瑟撰写的《中国古代科技史》一书,此后便广为传播,妇孺皆知。

  但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津津乐道的“四大发明”居然不是我们自己总结出来的。换句话说,贬低现有四大发明的说法,就是不自信了吗?

  关于现有四大发明的说法,或许并不能够完全有效代表中国古代科技文化的成就。既如此,何妨进行有意义的讨论,并未要“东风压倒西风”,只要合理自洽,就是有意义的。学生“挖坑”,学校“埋土”的做法,就是关上了学术讨论的大门,就是一种文化不自信,有悖于大学精神。

  师德的边界、意识形态的底线,以及学生的权利和义务,都该有明确界定。否则,当事人搞不清楚自己错误在哪里,甚至形成错误的示范效应:大学老师能讲的话,不敢讲;学生该完成的任务,不去完成。

  事件中,郑老师对四大发明的“吐槽”,有一些口不择言,也不算全面、客观,但是从上下文来看,是在生气学生没有掌握他在课程上对“创新”的定义,企图用四大发明这类“高中生作文”蒙混过关。

  首先,校方应对郑老师的平日言论、思想面貌做出全面调查,不能直接用学生举报的片言支语而“处罚”。其次,高等教育和高中教育的重要区别之一,不少科目走在学术的前沿领域,很多地方没有标准答案和唯一答案。争鸣、讨论是学术探索方式,要允许”百花齐放,百花争鸣“,以学术探索来推动进步。所以:“学术无禁区,课堂有纪律”,两者不可偏废。

  面对学术问题,一个学生如果只是满足于几条程式化的判断,而不愿与其他人进行平等、深入的讨论,一旦听到、看到与自己固有知识不符的说法就惊为异端,甚至不惜搬运来一些大帽子和大棍子,只能败坏学术讨论的宽松氛围,令人惊惧。

  “四大发明”究竟是不是伟大的发明?这个问题大可以讨论。大家都可以拿出自己的证据来,并遵循学术的起码规矩,“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诘问也好,驳难也罢,总归应该在学术的场域之中。这样的讨论,也必然会增进人们对中国古代科技与文化的认知。

  此事件中,即便郑文峰老师的表述确有不严谨之处,比如从“四大发明”引申出“中国古代没有实质上的创新”这样的判断,显然有失粗疏,但具体如何,仍然可以继续讨论。学生无视学术讨论的基本原则,一味上纲上线,其将私人聊天记录公开在社交平台的做法,也无疑是希望“把事闹大”。这样缜密的心思,实在可怕。而如此播弄是非的做法,已经产生了一些恶劣效果。且不说电子科大对郑老师的停课处理,很多人在朋友圈转发类似信息时均小心翼翼,可见此事已经产生了寒蝉效应。

  情形如此,令人遗憾。学术讨论、学术争鸣,本来就应该有一个宽松、自由的环境,争论可以激烈缠斗,观点可以针锋相对,但都要用事实说话、拿证据说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捍卫你的表达权利。如果动辄就诉诸权力施压,无疑就走到了学术讨论的反面。

  重新审视“四大发明”,审视我们的文化传统,要有文化自觉,而这是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化得以传承和发展的精神前提。比如在《中国三十大发明》一书,对中国乃至世界文明进程有突出贡献和重要影响的重大发明进行了论证研究,得出了中国古代的“三十大发明”。正如该书主编华觉明先生所讲的那样,“中国的事情,中国人自己要把它弄清楚”,“在发明创造的问题上,中国要有自己的话语权”。

  我们的话语权从哪里来,不就是一个又一个讨论和质疑中得来吗?所以,与其“抱残守缺”地固守四大发明,摆出不容置疑的姿态,倒不如放开眼界,向中国科技史纵深处搜寻,这样才能避免成为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